当前位置:主页>国画>
吴冠中直指收藏市场软肋:假画为什么越打越多
来源:  作者:
  

吴冠中直指收藏市场软肋:假画为什么越打越多

吴冠中直指收藏市场软肋:假画为什么越打越多

这幅《池塘》被吴冠中认定为假画

  “此画非我所作,系伪作。”7月1日上午9点,吴冠中在一幅名为《池塘》的画里签上了这样的字样。这幅画作流自北京某知名艺术品拍卖公司。而令人称奇的是,成立于1994年的这家公司,不仅是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常务理事单位,还是中国拍卖行业最高资质AAA级拍卖企业,同时还头顶着北京市工商管理局认定的“守信企业”等多道光环。

  面对假画有心无力

  89岁的吴冠中现在很少鉴定自己的作品。原因很简单,因为艺术品市场上关于他的“假画太多

了,忙不过来”。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即使他鉴定是假的,造假者和拍卖行也得不到法律的追究。

  这让吴冠中很无奈。他已经记不清见过多少次自己的假画了,各种造假手法都有,而且假画的质量越来越高,有时候不看原画,根本无法辨别真假。前些年是私底下的交易和街头的小画廊造假,现在则是国内大的画廊和拍卖行也卷入造假,甚至直接参与造假。

  “我现在只能在家里看一些大拍卖行的画册和目录,遇到假画,我告诉他们是假的,他们不再拍卖,也不会追查,拍卖目录也不会回收毁掉,几年以后,这个目录都可以成为卖假画的证据,为以后的人卖假画提供了机会和可能,因为他们收了假画的广告费;那些小的拍卖行和画廊卖我的假画,我根本管不过来。”

  不是吴冠中不想打假,而是他发现在国内无法打假。“我只能起阻止拍卖的作用,不能够追查假画背后的黑手。对艺术品市场的经营和管理既没有完善的法律,也没有鉴定机构和执法机构,造假者和拍卖假画的画廊、拍卖行没有任何法律责任,所以画廊、拍卖行和那些作假人联合起来造假。”

  “国外大的画廊和拍卖行,如果遇到假画,一个月内可以退画,政府执法部门对假画来源会以法律形式介入,如果发现画廊和拍卖行造假,除了坐牢等法律责任,还会把它罚得倾家荡产,为什么我们打假画这么难呢?”吴冠中如是说。

  书画真假谁说了算?

  根据记者调查,现行《拍卖法》第六十一条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这条声明在任何一本拍卖目录中都可以找到。也就是说,如果要追究拍卖公司的刑事责任,必须有“专家”在“拍卖前”向拍卖公司指出“假货”,但另一个问题却是,谁才是专家,书画的真假谁说了算?法律上没有任何解释。

  这些年来,因为法律空白,“谁是书画鉴定主体”的争论在艺术品市场没有停止过。北京画院艺委会主席杨延文说,当前艺术品鉴定既没有标准,也没有一个法定权威鉴定机构,目前只有靠研究专家、画家家属、画家本人鉴定。

  针对艺术品市场的混乱,许多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艺术家,连续几年在全国政协会议签署提案,呼吁国家有关职能部门就此完善法律,组建执法部门和监管机构,保障艺术品市场健康发展。但遗憾的是,目前,这些提案都没有起到实质性的效果,艺术品市场仍然是“一锅粥”的状态。

  一场官司伤透老人心

  吴冠中不愿意鉴定画的真假与当年的那起《炮打司令部》假画案有关。1993年10月27日,上海朵云轩与香港永成拍卖公司联合主办中国近代字画及古画拍卖会,吴冠中在拍卖前印刷的拍卖目录中发现署自己名字的《乡土风情》和《炮打司令部》都是假画。他马上通过文化部艺术市场司要求上海朵云轩撤下假画,结果对方不仅没有撤画,反而拍卖出52.8万元港币的高价。

  无奈之余,吴冠中在媒体撰文《伪作〈炮打司令部〉拍卖前后》,对此事进行揭发,而上海朵云轩却一口咬定此画确是吴冠中所作,并宣称画作无须作者本人鉴定,拍卖行自己的员工可以鉴定真假。

  后来,吴冠中委托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向上海法院提起诉讼,没想到这起官司一打就是3年时间。1996年,吴冠中最终胜诉,但朵云轩不肯向吴冠中公开道歉,也拒绝向社会声明所拍是假画。最终,只能通过法院向媒体发布公告了结这场官司。

  “这场官司迟迟不出结果,可见对方的后台和背景,官司一直拖了3年才判。”吴冠中对记者回忆说。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