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国画>
画家也会造自己的假?投资书画关注代笔现象
来源:  作者:
  

  画家也会造自己的假?这并非不可思议。近日,一位酷爱字画的收藏爱好者拿出一幅广东某当红青年画家的作品,称画上只有签名和盖章是出自该画家之手,其余均是他人所作。

  画家造自己的假,说白了就是请人代笔。近年来随着书画市场的升温和投资者不断增多,书画

价格尤其是名家作品的价格愈来愈高,但如若不小心花大价钱买了一幅代笔画,总会如鲠在喉,心有不甘。因此,了解代笔书画,以及如何正确判断它的价值,成为人们关注的一个话题。

  代笔现象屡见不鲜

  代笔,就是请人捉刀代替自己写字作画,落自己的款印以应世。

  画坛的代笔现象历代有之。它是书画鉴定中较为复杂的问题,因为代笔是书画家本人的需求。如过去有许多画家以卖画为生,他本来只能画山水,而买者要求他画花鸟,有的画家只能画花鸟,而买者却要他画人物。由于种种原因,画家又不能说不会画,于是只好请别人代笔,这样就出现了画家本人画一部分,别人画另一部分的现象,但款是本人写的;也有些画是完全由别人代画的,但款是画家自己落的情况。这样的作品,常能以假乱真,得以流传。

  理论上不算伪品

  上海静安书画院院长宣家鑫认为,代笔书画同完全做假的书画还是有所区别的。代笔书画虽然不是本人的亲笔,但是经过本人同意,所落的款或印是本人书写或钤盖的。因此,从理论上而言,代笔书画不能算是伪品,但从实际来看,亦不是真品,价格肯定要打折扣。

  同时,现代的代笔现象也应和旧时区分对待。以前代笔多半是求画者的要求超出了画家能及范围,或是因索取作品的人太多,应接不暇时,画家会找一些画艺水平与自己相当的人代而为之,因此画作仍具有相当的艺术水准。如明代董其昌的代笔人有赵左、沈士充、叶有年和吴振等,清代赵之谦请王庭训代笔;扬州八怪之一金农,曾请罗聘、项均代笔。代笔的作品中,往往也有本人添过画笔或墨迹,还有自题名款的。

  而现代的代笔则多为急功近利。具体操作就是先低价请一些所谓的“枪手”,让他们按自己的绘画风格制作一批艺术品,然后亲自“收拾”一下,盖章、签名后,这些东西就可以快速地投放到市场换钞票了。但从目前的市场情况看,这一现象并不是很多。

  书法代笔略异于绘画

  宣家鑫说,书法代笔与绘画代笔略有不同。代笔书法一般连名款也都由代笔人完成,以免造成行气、笔法不同,因此这类作品只有印章是对的。

  如大书法家王羲之不再出仕以后,几乎连书札应酬也淡漠了,就请人代书各种书札、信件。元代管道升的书信,大多数是赵孟兆页的代笔。明代董其昌应酬朋友的字,常由好几个人代笔书写,其中吴易是比较著名的一个,另外还有陈继儒、赵左、沈士充等,如今我们看到董其昌的字特别多,真伪均有,有些确实不太容易区分。

  绘画的代笔问题就更为复杂了。清代王原祁的学生很多,他的代笔书画也很多,有些能看出是谁为他代笔的,还有些就不易分清了。

  近现代,吴昌硕、张大千等名家也常常雇佣代笔者为其作画。近代张大千的山水楼阁画,往往由别人替他画楼阁,自己画山水。他的作品中楼台殿阁多数由他的学生何海霞替他代笔。现代艺术大师齐白石晚年的作品也存在着代笔的情况。据他的学生娄师白说,齐白石70岁以后,因为年老眼花,那种细笔的贝叶草虫就由娄师白或齐子如(齐白石之子)代画,最后由齐白石添上几笔,一则掩盖可能有的弊病,二则增加可信度。

  以优劣决定取舍

  由于书画代笔在鉴定时具有一定难度,因此,对每一位喜爱书画的人来说,不管是鉴赏、收藏或是投资,正确地评价一件书画作品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比简单地辨别真伪更为一方良策。

  不少代笔者的书画技艺实在被代者之上,就需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如元管道升的书札是由赵孟頫捉刀的,我们当然不能因为假管道升而否定了真赵孟頫。反之,有些作品确实是某书画家的真迹,但由于各种原因,如出于早年手笔,技艺尚未成熟,或笔墨纸绢不符等,艺术价值并不高。

  书画收藏者和投资者在买卖时,对代笔书画的复杂情况应有所了解,可先确定其真正的制作年代乃至作者,然后按其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决定舍取。真而优的为上选,伪而优的也可取,艺术水准低下的虽真不取,而最不可取的是既伪又劣的作品。

  另外,只要多看作品,从中总结出带有规律性的东西,那么,再看某件作品时,就会比较容易看出是真迹还是代笔。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