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书画鉴赏知识>
书画改款型“合制”造假法辨识
来源:  作者:

图一

    对于不是很“贴身”名家造假所涉及的人,要想作该名家的伪并让赝品相对地“像”,一般来说难度较大。不过,若造假人通过有针对性地或“改制”某些或真或假的作品,或由数人“优势互补”式的共同来制作,那么至少从理论上说势,必较“单枪匹马”来得更“科学”与“合理”,这正是现在我们要探讨的书画“合制”造假法话题。

    所谓“合制”造假,也可称为“合作”或“协作”作伪,具体指某件某名家伪作客观上由两位或两位以上的“执笔”人有的系无意(少数),有的系有意(多数)地共同参与制作完成。该作伪手法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即它在操作成品前,先要有个像“电影导演”一样的策划者。此人通常对被作伪名家的艺术特质相对较了解,同时还要尽可能多地熟悉该名家艺术以外的“社会关系”。

    常见的书画“合制”造假法计有被动“合制”与主动“合制”两种不同类型。被动“合制”尚有改款型“合制”和题跋型“合制”的区分,我将依次分改款型“合制”、题跋型“合制”与主动“合制”作三回说解。

    改款型“合制”相对最多见,作此种伪的策划者“第一道工序”便要去收罗自认为和某名家作品征象(风格与品质)相对较接近的“小”名家作品。其“视线”多半会瞄准在被作伪名家的弟子门生或子女作品范围。像造王一亭的假,就有人专找一些王一亭弟子高峻、陆伯龙或王一亭儿子王传焘的作品;仿制吴昌硕的书画就找吴昌硕学生赵云壑、诸乐三或王个簃的作品。接下去的“第二道工序”则是将原作品(或伪成品)中的全部或部分题款字挖去,重新署上个伪造的题款,再盖上若干个假图章,整个造假事宜便告完成。

 

 

图二

    还有一个问题在此要特别说明:改款型“合制”不见得只针对于真迹作品来“深加工”,有些本身即是疑伪的成品,也可能被作成改款型“合制”之成品。举例说,我以前曾在一篇揭伪文章中提到一位擅长“仿制”吴昌硕画派几乎所有名家的造假“高手”,图一这件署名“老壑”(赵云壑)的画作就是那人的“杰作”。该成品画面有斑驳的霉渍,材质较陈旧,首次进南方某拍卖公司拍卖时间是在2004年秋季。之后发生的事就大出了我的意料:在北方另一家拍卖行2005年秋季拍卖会中,它容颜一改,成了图二这般模样。“它”的署名被篡改成了“老缶”(吴昌硕别名,操作者将原来的‘壑’字挖掉再补写上个‘缶’字),画面左上方还被添加了一行署“知亭”上款和“吴昌硕”下款的题款,原成品画面上的三方印章统统被替换,另新加盖了一方吴昌硕常用章。

    以上述这二件疑伪成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演绎事例以及其“前”“后”笔墨与图章的高仿真状态来评价,说明当今的书画造假确实具有那么点“随心所欲”之“作派”了,该策假者心中哪还有什么“言多必失”的顾忌?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